又落到了中国人头上

2017-12-14 12:08

彭博社认为,飞速发展的中国对战争或政治不感兴趣,只关心经济增长。中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转变,理应非常吸引人,成为美国学习而非害怕的对象。恐怕“唯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”。

其实,中国人爱存钱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民间投资渠道的不畅通。不过,随着社会的发展,金融管理部门正在进行调整。香港《商报》撰文称,中国央行负责人说,民间借贷是正规金融的有益补充,并力挺民间借贷“具有制度层面合法性”。报道援引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经济师周景彤的预计,一旦中国放宽对民间借贷的限制,将会至少有3万亿至4万亿人民币资本合法流入信贷市场。

日本贸易振兴机构10月带领日本地震灾区的21家中小企业,到上海和四川省成都市召开了商品推介会。据悉,岩手县的铁锅和漆器,宫城县的礼物包装品等收到了中国方面的合作意向。上海世界贸易商城的副总裁傅禄永强调:“安心、安全、高品质的日本商品,不会因为一两次地震而受到影响。”

最近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发布了一份报告称,导致中国家庭和企业积累储蓄的激励因素,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,不足以在未来几年扭转储蓄趋势、刺激国内消费。《联合早报》的解读是:中国人还是爱存钱。

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,中国人对最亲近的人的看法特别敏感。比如,在购买消费类电子产品方面,几乎4个中国人中就有3个人说他们知道某一个产品是因为朋友或家人的推荐。而在美国,只有半数人承认受到过朋友和亲属看法的影响。在买衣服方面,同龄人的看法也会产生同样的影响。接受调查的中国人中有2/3以上说,他们知道某一个产品,是由于该产品得到熟人的认可。

中国家庭的储蓄率在1990年至2007年期间大幅上升,最终占到了gdp的一半,比例已处于全球高水平。据《联合早报》分析,除了民族性之外,高储蓄率的存在,主要是经济转轨的结果。在计划经济时期,工人的住房、医疗、养老等长期性支出,都由企业和政府承担,无需从工资中列支,居民的储蓄动机不强。上世纪90年代后的改革,打破了“铁饭碗”,企业不再直接负担上述支出,但社保体系并未有效建立,居民预防性储蓄动机显著增强。

逐渐富裕、强大起来的中国,让美国担心。彭博通讯社告诉大家不必如此,美国应该向中国学习,而不是害怕它崛起。

当然,也有爱花钱的中国人,大款们在海外一掷千金曾令人惊叹。不过,在《华尔街日报》看来,却不是这么回事儿。该报的文章认为,中国人买东西很可能会先征得好友的支持,如何充分利用中国正在崛起的中产阶级不断增长的财富,依然令人困惑。

麦肯锡大中国区消费品咨询业务主管及该项研究作者之一马思默说,在中国,亲戚朋友的角色极其重要,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重要。

无论花钱方式如何,中国这个大市场外国人从来不敢忽视。这不,日本震后恢复经济的希望,又落到了中国人头上。据日本《产经新闻》报道,消费低迷和游客的减少,让很多日本地震灾区的中小企业头疼不已。目前,通过打开中国市场寻求活路的日本中小企业逐渐增多。